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创:“老童生”的生活——梦中抢食  

2007-09-01 16:01:56|  分类: “老童生”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忧郁的爱”在“留言”中说让我把和他同宿舍时,我梦里起来向他要吃剩饭的事说一下。其实我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我没有刻意的回避这件事,在学校的绝大部分事我都觉得很开心,都很值得让我回忆,而且我也都会写出来的。其实大家对“忧郁的爱”也不陌生的。那篇《悠闲》就是写他老爸的,他居然在“留言”上说把这事给忘了。这个“忘恩负义”的臭小子。

前年“忧郁的爱”和那位大家已经认识了的chen同学到我家小住了几日。那时我刚买了辆新车,所以,我和“忧郁的爱”及chen同学到浙江的丽水玩了一趟,那里有我们同班同学zhong大姐。大家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特别是“忧郁的爱”起码有十年没见面了。刚好zhong大姐的老公经营一家歌厅,大家是狂唱了一个下午,也不管五音是不是齐全;也不管嗓子是不是会唱坏;也不管听的人是不是在捂着肚子捂嘴笑。任凭自己“鬼哭狼嚎”般的嘶吼。(没被环保人员查处,说明我的“污染”程度还不够)。

言归正传。还是说说那件我吃剩饭的事吧。

那是读书第一年的时候,还是八个人一间宿舍的时候,都是班上同学。那一天想不起我为什么睡得那么早了,反正还没到熄灯我就已经睡了。迷迷糊糊的只听到同学下课回来了,有很多人在说话在。但我真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觉得特别的困。他们一帮人叽叽喳喳在不断的说话,没完没了的在说,但说话的声音好象不影响我的睡眠。听着听着就觉得闻到一股香味,一股久违了的香味。这股香味很神奇的让我睁开眼睛,但我并没完全清醒,只觉得那股香味太诱人了。我脱口而出问了句:“是油炒饭吗?”。有人说:“是的”。我马上就问:“还有吗?”又有人说:“没了”。我说:“不管还有多少,给我一口吧。”又有人说:“真的没有了,你自己起来看啊。”我不甘心的起床问:“饭在哪儿呀?”记得我好象是从老大那儿夺过饭碗的,抢过饭碗一看幸亏还剩一口。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夺过调羹就把最后一口吃了。还不停的问:“还有没有?”当时的感觉真的是太好吃了。就是感到一点都不过瘾的,实在太少了,才一口啊。其实我那时还是没有真正的从睡眠中醒来。只感到满屋子的人都在开怀的笑我。

至于那晚爬墙出去吃鸡的事在下篇再写了。谢谢“忧郁的爱”提供的素材。

“忧郁的爱”:你看了后,帮我完整一下。我那时真的没有完全清醒,记不清当时的许多事。能帮我接一下去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