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疲惫的快乐  

2008-11-12 08:58:36|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徽之行,非常的开心,非常的快乐。尽管它很累,尽管它很疲惫,也尽管它很艰辛,却因为一路的快乐而全无踪影。

计划白天进行的旅行,因为种种原因推迟到了晚饭后。

那晚,不到八百公里的路程,由于安徽界内棉絮团似的大雾却走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团团大雾使能见度几乎为零,打开近光灯也只能见到前方五六米,一边是怕高速封道想开快点,另一边又因为大雾而开不快。幸亏只是间断性的大雾,到达安徽霍山时已是天光大亮了。那昏昏欲睡的一车人,一下车却如浮云在飘动,个个笑呵呵的在说:踩不稳地,会飘。

到达后的当天中午略作休息后,急匆匆就朝向往的佛子岭走(朋友早已馋过我)。

佛子岭水库里很不错,三面环水的仙湖岛渡假村真让人向往,荒弃的小岛,据说一年的承包费用只要一万元,而岛面积却有六百亩之大,且一切设施俱全。大家相视笑了笑,都跃跃欲试想承包下来,无奈路途太远了。在佛子岭碰上了一件乐事。那水库大坝观光是要收费的,每人25元,一行六人(其中一个是当地陪同)在售票处问:能不能少买几张票?答:行,但不要从大坝下(一般是从坝顶上,然后从坝下走),只能从这里原路返回。参观大坝后我们回到原处,那售票人要"撕"我们的票,我一看机会来了。问:要撕我的票可以,但要退部分钱。一番讨价还价后,同意退还我三十元钱(其实我是想退五十元钱的)。但拗不过她,再加一帮人在等我,只有作罢。

第二天玩了万佛湖和九华山后,赶到黄山脚下的汤口镇住了一晚。

第三天一大早就赶紧上了黄山。匆匆一玩,下午又急忙忙往家赶。

一路顺畅,最恼人的事终于在最后的时刻出现了。

每晚,我们几个男人总是象指挥官一样在地图上看第二天的路线。第二天晚上在看路线时,觉得我最初的计划(从浙江的常山回去)是正确的。所以,从黄山下山后没有疑问的就找205国道准备往浙江开化走了。

如果让我再次选择,打死我也决不从205国道走了,哪怕是下辈子再开车也决不走这条国道。

除了高速,国道也算是公认比较好走的道路,这是一般的理论。然而,205国道是我们终身难忘的一条道。

从黄山出来到城区(幸亏加满了一箱油)不费精力就找到205国道,一找到道路大家开心的不得了。同车的死党说:常山有一家鱼馆的鱼很好吃,我做东大家去吃鱼,大家一听欢呼万岁,差点没把车顶棚给揣破。

刚拐入205国道,新铺的、宽大的柏油马路让我非常开心。看着那地上新铺的沥青和黄白的标示线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康庄大道。赶紧和身边的老婆说:这下可放心了。老婆及车厢里的人哈哈大笑道:赶紧往常山赶,到常山就有鱼吃了。然而……然而……没高兴几分钟,那一腔开心,因为路面情况的变化而让我不安了起来。道路突然变得窄小了,而且,路面的标志线也没有了,揣揣不安的我不敢踩油门,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看路边标志……终于,看到了路边一根电线杆上挂着一小小牌子,上面写道:205国道  开化112公里。大家大喜过望,虽说路窄了点,但却是一条正确的道路。那请客的死党赶紧说,趁天还不晚赶紧开出安徽地段(时已16点)。自己觉得此话有理,紧踩油门就走,但事与愿违,还没走多少路,那路已成了又弯又窄的乡村小路了。再走不远,那路又成了坑坑洼洼的。哪还能赶?

会不会开错路?这是大家共同的话题。不敢快,却又很无奈。在不断怀疑又不断坚信中前进。

一路上碰不到交会的车已让我疑虑加重,但偶而转好的路面又让一车人笑我。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前进着。

怀疑。

无奈。

这样走了近两个小时。天,开始暗了下来。路况差到朋友们不敢开车的地步(因为是我的车出来的)。

到了一个叫潢源村的地方,那国道,不,那不应该叫国道,充其量只能算作路。那是条泥土路,又是个很陡的上坡,路中间因为大水的冲涮已是凹凸不平,我的车底盘很低,生怕搁在中间上下不能的,所以开得特别慢。大家正左顾右盼犹豫之时,村里许多人围了上来,有十来人吧。我赶紧刹车询问,外面一帮人笑眯眯的从车窗外看着我们,看着他们如同看动物的眼光,我心里一想,完了,我们肯定是走入了死胡同了。一打听,果不其然,这条道早已停用,前面正在修建高速。也是我们不知道路况误入了进来。但我们也无法出去了(已经走了一半多了)。唯有朝前走,没有退路。

天,越走越黑。

路,越走越不象样。

信心,越走越没有。

更多的是越来越无奈。

一切的一切如同折磨。

这也是国道?这就是主席的家乡?这是大家共同的心声。

不断的爬岭,不断的埋怨,不断的喊累……

不知道走了有多少时间,只是感觉车在下坡。车子的右边是黑乎乎的深渊,时轻时重的哗哗水声,明显感觉到是在大山深处。那一路的下坡觉得走了有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为了让后面座位人少些颠跛,我左拐右弯地尽量从自己认为平坦一点的路面走,可这一来却换来了老婆的大声埋怨。于是,一场争论由此而起……没想到,这倒让车里昏昏欲睡的人提了神。

这样的路走了近四十公里,天,已经很黑了。没有一辆车交会,偶而见到的村庄光亮,也只有在远远的地方让人觉得有一丝丝的希望。车内的人没吃晚饭,幸亏女人们带了些饼干零食的能做充饥之用。

走了很长很长时间,终于看到一辆交会的汽车。我不由得大声喊道:欢迎和我一样上当的朋友。

在即将走出安徽地段的那段高速路修建处,更是要命,那高低不平的泥泞路,只有让车内的人下车步行减轻车的重量,我的车才能缓缓开过。而他们的一上车,因为道路泥泞把车内弄了个不堪入目,我深深的理解车厢里那一声声无奈的叹息声。

最艰走的是在一个不知叫什么名的村子,看到前面的一辆交会的车子已经陷入泥里,而自己也无法前进。最后,幸亏高速的工程队开来压机把路压平后才算完事。

不到六十公里的路,却走了整整六个小时。那个痛苦,无以表达。

当看到开化段非常平整的水泥路时,除了我大家全都拍手欢呼。以此来庆祝共同度过了这个难关。而我,在心里长长的吐了口气:自己担心走进死胡同掉头回安徽的结果终于没有出现。

从黄山到家不到380公里,原来计划最多用五小时走的路,却走了十多个小时。送完朋友回家时已是第二天的两点了。睡了几小时就又得起来上班了。

看来,从地图查看或用GPS导航仪也是不能解决实际路面问题的。

道路的艰难总会有尽头的时候,人的疲劳睡了就能恢复。而一路的美丽和快乐却能留住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