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老童生”的生活——“弟兄们”  

2008-12-12 07:59:20|  分类: “老童生”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弟兄们”是我们306室进门时必须喊的“黑话”,原因来自于学校常常的查电炉。我们班换了宿舍后,由原来的八人房间换成了六人房间。同宿舍里我们同班有四人,一位是广西宁明的阿Cai,一位是江苏盐城的老Zhu(因为个大才称“老”的),一位是陕西安康的大Liang。其余那两位是八五职大班的。他们一位是湖南涟源人,姓Long。一位是广西柳州人,姓Chen。

我们房间里电炉用得最多的是Long、我和老Zhu。老Zhu有朋友在电炉丝厂工作,每学期回家都会带回来一大梱电炉丝。所以,只要电炉盘在,就不会断餐、断味。

因为两个班人合住,来往的人也就多也就杂。

学校常常来查电炉,搞得大家都心惊肉跳的。某一天,Long对大家说:我们这样进出不行,很容易让人发现我们有电炉的。大家以后要做到随手关门,开门时不要用钥匙,先敲门喊一声“弟兄们”里面的人才能开,反正大家的声音也能辨别出来了。如何?好啊,大家异口同声的应答到。

这个称谓就此诞生了。

从此,306房门一到用电炉时门就紧闭着。有人来敲门,里面的人就会问:谁?外面人如果答:弟兄们,那就悄悄的开门。如果回答:我。那就说明是别人,再听声音辨别是哪位,在确定没有学校的人后才开门。再加上我们的一些防范措施,就屡屡躲避了学校对电炉的追查。

这个称谓用多了,又成了我们房间的专用称呼。相互间常用这话来问候、叫喊。如有集体行动(比如看电影,玩耍等等),我们相互便会说:弟兄们,Go。

Long和Chen是同桌,但两人的性格差异却很大。Long的性子很急,忍不住就会说Chen的不是,而Chen则比较内向,也清楚Long的脾气。因此,一般情况下不会计较Long的说三道四,任凭Long过份的“指责”。可Long却常常作弄Chen。

一个初冬的半夜,Chen起夜时把房门开得直直的,那一股冷风吹得大家在被窝里大喊大叫。首当其冲的就是阿Cai和大Liang,,因为他们俩的床位离门口最近。Long大骂后说:把门关上,冻一下他。阿Cai起身把门关上不久后,那急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来到了房间门口,Chen一看门关了,压低声音叫道:兄弟们。黑暗中,Long伸手摆了摆,示意大家不要回答,那Chen穿着背心短裤,冻得够呛。Chen没见门开,也没有动静,不由得用手敲起了门,然后,轻轻的提高了声音道:兄弟们,开门啊,是我。沉寂一会后,Long大声问道:你是谁?门外答:是我啊,弟兄们。Long故意问:你是谁啊?半夜三更敲什么啊?外面答:是我啊,弟兄们,快开门,外面很冷啊,冻死我了。可怜那瘦得麻杆似的Chen直打喷嚏不住说道。那Long慢条斯理的问:你怎么会在外面啊。Chen答:我出去解手啊。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开门,那Chen“嗖”的一下,没见人影就钻进了被里,还止不住地说:真冷啊。那声音还直打颤的。

缓过神来后,Chen笑眯眯的说:我出去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啊,怎么就关了呢?肯定是Long搞的鬼。

大家黑灯瞎火的大笑着。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