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捡柴  

2008-06-16 08:33:47|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寒假,几乎每天都和外婆家隔壁的一伙伴一起捡柴。

那小伙伴叫项进,和我一般大小。每天早上都是相约同行的。有时因为他吃得迟些,我就坐在他家的大门槛上等;有时因为我的早饭晚了,他也会坐在我外婆家的门槛上看公路上的汽车。一直很默契。

文革时期,农村的柴火很紧张。所有的山都是封着的,不到规定时间是不允许砍伐的。路旁田埂边的草丛除了被牲口吃了的之外,全都当柴烧了。就连吃过的甘蔗渣也会晒干用作柴火。因此,捡些树枝,树疙瘩之类的也可炊烟之用。也是因为这活不累不重的,外婆也乐意的让我去做。

对我来说,当时并没有想得这么多,只是因为可以到处游玩,最重要的是,做这事外婆不会管我骂我,我才会那么的上心去捡。

离外婆家约三里地外有一座水库,它是我们捡柴的主要来源之处。由于水库水的蓄放和蓄水的不确定,山坡的一些树丛常常会被蓄的水淹没,经过水的浸泡,小树都会死去。当水退却后,那些死了的树疙瘩,树根之类就会显现出来。当水位下降的时间长时,那些小树丛又会顽强的再次生长出来,就这样年复一年的不断重复着。每年的雨季时节,从山上流落下来的水里也会夹杂着许多树枝什么的冲落到库尾。我们捡的就是这些树枝、树根和树疙瘩。

冬天的水库很冷,因为水面很大,感觉寒风也刮得特别的凶,那“嗖嗖”的风声,直往身体里钻,冻得我们是一阵阵的哆嗦,幸亏都是有太阳的日子,不太久就会暖和起来。水库很宽,看水库对岸边上行走的人,实在是太渺小了,只有一丁点的大。水库四周,因为水库的水位下降而留下了层层痕迹,远远望着对面的山坡是一节节白白的。冬季的水库里只剩下库底一点点水,水的上边是一层层被水浸泡过的痕迹,高于水位线的山上,又是绿绿的丛树。这样,远望水库便有了三种颜色。蓝蓝的水,白白的岸,绿绿的树。

我们捡柴,便是在这白白的,退了水的岸边,或是水库尾巴的旱地上。

有时,那树根长得很深很牢固,我们人小力气弱,很难将树根或树枝折断。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俩人就会齐心协力的一起用力拨;或用柴刀将树根挖出,如果挖得深了,那树根肯定就是很长很大的,那时就会非常开心,因为树根非常的耐烧,也是外婆最喜欢的柴火。

有时,看见山上的,水里的,天空的一些小动物,我们就会放下手里的活,先玩个够。或是追逐小鸟,或是围堵小鱼,或是赶小牛玩耍。所以,虽说天天的出来,并不是天天都有很多的柴捡回家的。

捡好柴火后,找根稻草或是树藤什么的,胡乱的扎一下就悠哉悠哉的背回家。

即便是空手而归,外婆也从不会说我,每每背柴回家,外婆就会表扬我。这样,我的积极性才会永远都那么的旺盛。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惦记着那有趣的捡柴。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