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抚不平的痛  

2008-09-10 06:07:38|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文革”正如火如荼的开展着,一个个所谓的“军统”“中统”特务,时不时地会从学校的老师中揪出来。没想到平日里受人爱戴的老师,竟然会是深藏着的特务,这让同学们都觉得非常惊讶和奇怪。

胡岩传老师是个残疾人,左脚有些跛,又是面瘫。但他的人品很好,教学很严厉,是位大家共认的好老师。然而,他也一夜之间成了特务,资产阶级教育权威等等。

那天上学进校门后,看到许多同学拽着吴老师,对吴老师推推搡搡的,只见那吴老师一瘸一瘸的被那帮学生推得踉踉跄跄的。自己一看这情景,做出了一件当时是非常伟大,现在却是愚昧到极点的行为。掏出弹弓,夹上石子,对准吴老师的脸,把弹弓的皮带拉得长长的……手一松,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吴老师的额头上。吴老师的额头顿时起了个大包,一看见那大包,自己心里挺害怕的,愣着没敢动。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被击中起包的情景,而且竟然是老师。正在为自己的“壮举”惊惶失措的时候,同学们的一片欢呼拥戴声,瞬间就把这害怕驱走了。

这个行为让自己扪心自问过无数次,为什么我要用弹弓打吴老师?或是为了显示自己对父亲走资派行为的一种决裂,或是为了显示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赤胆忠心,或是为了显示自己对阶级敌人的刻骨仇恨……在那一夜之间兄弟可以反目,父子可以成仇的年代,连儿童的心灵也难逃被扭曲。

事情过来有四十年了,心里的这件事,如同眼睛里搁着沙子般的难受。我知道吴老师根本记不得这事了,因为我不是他授过课的学生,因为他会原谅学生的鲁莽行为,因为在他的经历中,比这更痛苦的事比比皆是。或许他根本就不在乎学生的行为,或许他心里早已原谅了学生的愚昧、鲁莽。然而,我自己却一直耿耿于怀。那个包,将伴随我一生。有时想想,因为自己的愚昧,让自己的后半生来品尝这痛苦,也算是一种罪有应得吧。对于老师被学生挨打的吴老师来说,他不是比我更痛苦的吗?

河蚌里的沙子搁的时间长了,会形成很大很大的稀世珍珠。而心里的沙子搁得时间久了,却会成了是一种久久的、无法抚平的痛苦折磨。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