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老童生”的生活——难舍难分  

2008-10-22 08:11:53|  分类: “老童生”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的时刻终于到了。

那天的中午饭是学校免费提供的,菜也觉得格外的可口。大家知道是最后的“晚餐”,全不顾什么文雅斯文了,就象是猪抢食的低头猛吃,一个劲的往肚子里猛填菜肴。每桌还有酒供应。大家都知道吃了这顿就没有下顿了……离别之情悄然而起。

有的人吃完后,就去找平日里关系不好的人出气,以解往日的“仇恨”。

有的人依依不舍在痛苦的告别。

最有意思的是那帮学生。我们宿舍窗后就是学生楼,两楼之间是个很大的空地。宿舍的过道,幢与幢之间的空地,宿舍门口随处都可以看到那些抱头痛哭的学生。或三五一群抱头,或情侣紧紧相拥,也有两眼汪汪默默无语的。那时,全不顾是否害羞了。我们这帮人虽不是学生那样,却也在宣泄。在宿舍里,把贴在墙上的报纸点燃,能烧的烧掉。将那些玻璃瓶子使劲往地上摔,能砸的东西都砸碎,把家具也踢得东倒西歪的。

学员楼这边的学员们,通达宿舍后窗里看着对面学生楼的学生痛哭,对那帮学生的行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的,都在笑学生的这种离别方式。

一直认为是过来人的学员,没想到也会和学生一般大哭着的。

约好阿Mao和小Jin一起到我家玩的,因为我和衢州的Chen是同路,说好大家同车一道回家,可那个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Chen的人影。没辙,我只好跑回到她的宿舍去找。宿舍楼已经静悄悄了,我刚走入那长长的走廊口,就隐隐约约的听到哭泣的声音,渐渐的走近了Chen的房间,那声音却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原来是Chen趴在打好的被子上在哭,丽水的钟姐笑咪咪在边上不停的劝,可一点也没用,那Chen一个劲的只顾自己哭,任我们的好言相劝。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先走了。后来听说她居然把安徽同学Yue硬生生的从回安徽的火车上拽了下来,并让他和阿Mao及小Jin陪她一起去了她家玩了几天。这样,阿Mao和小Jin只能先去Chen家,然后再从衢州过到我家。

学校的接送车停在操场边的大道上,我看到班上的许多同学都在车上了,车内已经有些拥挤,而我因为找Chen误了时间,已无法和同班同学同车而行,只好等下趟车了。我在路上向同学们挥手告别时,却见广西的Tan红着眼哭泣着在向我示意,看她难受的模样心里真是有些于心不忍的,一个健步跨上车厢和她握了握手以示道别。

毕竟是两年的时间,在不知觉流逝的岁月里,大家都已在心里接受和固定了在一起的美好,却不知道离别竟会如此的伤感。尽管有些人在平日里或多或少的留有一些不愉快,却在离别的一刹那,竟然可以释然全部的“仇恨”和怨言。

满满的车厢,却载不动拳拳的同学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