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老童生”的生活——催眠的《政治经济学》  

2010-03-22 14:33:04|  分类: “老童生”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门一听就想睡的课。原因有二:一是每周四堂课是一上午连着上的。二是内容实在是太乏味。更何况社会主义部分还没定型,连考试也占很少内容。因此,上完资本主义部分之后就更不想听了。

课本上有一句话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经济是基础,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可对于湖南这个文武百官倍出的地域,想想意识形态够可以的吧,可经济却落后于国家整体甚至大大落后于其他省份,对此非常不解。自己到现在也还认为这个现象与这条原理是相违背的。

学校门口前的道路就是湖南通往广州的主要公路,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的生猪和粮食运往广州,而长沙商店的柜台上琳琅满目随处可见的都是广州生产加工的商品。在岳阳游玩吃饭时,那饭店老板一句话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了:诺大的岳阳城找不到一家加工珍珠项链的商店。自己也曾和同学相互讨论过这事,可没人能解答。

有一点自己还是记得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商品有价值和使用价值。无论是谁,你只能拥有其一。或是价值,或是使用价值,无法同时拥有价值和使用价值。

《政治经济学》老师姓晏。是个很腼腆的年青人,很多时候还很害羞,只有一个劲的低头念课本,而且又是一口乡音很重的湖南话。这倒也好,让我们多多少少地听懂了一些湖南话。说到念课文,想起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有一次晏老师嫌安徽太和的Yue课堂纪律不好,罚他起立念课文的段落,那臭小子 Yue 居然带着浓浓的安徽地方话念,并且那语速非常之快,简直就象是扫机枪似的。大家先是一愣,接着相互一视都在窃窃私笑,晏老师知道是在笑他自己的普通话,没等念完就让Yue坐了下去。从那后,再也没有让任何同学读课文了。2000年夏,太和的Yue和衢州的Chen相约来到我家玩,大家一说起此事还笑个不停。那Yue居然说谁让晏老师说一口的鸟语呢。

《政治经济学》的作业最费作业本了,因为每一题都不能脱离原理来答,想偷工减料都不行,一删字段意思就变味。所以,作业答题都特别的长。

如果把《政治经济学》比做一间房子。我只能说自己曾伸着脖子往房子里看了看:哦,那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