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老童生”的生活——不屑的《珠算》  

2010-04-06 09:05:17|  分类: “老童生”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任《珠算》老师叫唐丽红,是个胖乎乎的小姑娘。也许是听说过肖纯的事吧,一到我们班就显得格外的谨慎小心,甚至于有些战战兢兢的。她在黑板上写字,大家能清晰的看到她背后衬衣上湿透的汗。每堂课她都只讲一半时间就让大家练习和自学。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唐老师为什么只讲半堂课,为什么这么紧张。一段时间后大家相互熟悉后她告诉我们说:她怕我们。 

唐老师是中途来的,这之前的《珠算》老师姓宋,名宁波。从这名上就能猜出和宁波有缘,他也很坦率,说自己出生在宁波,对我们浙江人来说,无疑是个利好。谁知好景不长,没多长时间就调走了。

说对《珠算》不屑一顾是因为工作时整天和算盘打交道心里有底。那时候的企业,超过一元以上的笔都必须由局里审批,财务除了蘸笔、铅笔和算盘之外,就没有任何办公工具了。不象现在这样买电脑企业也能做主。虽说实际操作能力不担心,但理论方面也还是很缺乏的。算盘的应用也只是师傅传授和别人互教的,至于属于是什么打法,鬼才知道呢?

到学校后才知道我平时用的是五字法,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化乘除为加减来进行。比如111*4。你可以将111加一次成222后再加一次222,这样就得出了答案。同样,当你用除法也一样。关键就是要掌握好小数点的定位。那时全班学员学算盘的热情非常高涨,一到晚上教室就噼哩啪啦的响着,顺手时自己从一到一百倒顺不到五分钟就能准确无误的完成。

考试时很严格,长这么大从没见到如此严肃的考试。

教官是湖南珠算协会的人,手拿一只秒表板着脸说:我没说“开始”教室里如果发出珠子声音,全班成绩作废。我说“结束”后还有算盘声响,全班成绩也全部作废。只要你扭头看了旁边的人,不管是你是不是看了,两个人的成绩为零。问大家清楚了没有,全班人被他的开场白吓得够呛,颤抖着声音回答道:清楚了。然后那监考官开始让监考老师发卷,整个教室鸦雀无声,静得只听到发卷的纸声。台上监考官又道:不要看试卷,我说54321开始后再开始。然后他就倒数着54321。这感觉和毕福剑的《星光大道》太不是一个味了。

那天同时考了两场,一场是普通级五级,是我们毕业必须要达到的。另一场是普通级四级,超过我们毕业的标准,虽然监考前的气氛很紧张,我还是拿到了普通四级的证书。

考完后,椒江的Xu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同桌丽水Zhong姐的卷子,其实那一瞬间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可怜她俩的卷子就都作废了。这监考官也太不近人情了。

后来听补考的学员说,补考时连计算器都用的。什么世道啊。

如果说《财务分析》是一间房子的话。那房间很普通,没有让我感到有神秘感。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