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的荧火虫

在海边追浪时 我真的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日志

 
 

自]路上的记忆--风景风情黔东南湘凤凰(到达西江千户苗寨)  

2013-09-05 12:48:56|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江的逃票给这趟旅途添上了很有意思的一笔,说到底,逃票的享受在于过程而不在乎结果。

铁溪徒步九公里,返回后逛了古城,又从古城走到了和平村,途中偶遇小偷,然后是取行李赶火车去凯里,下车后披星戴月赶到西江千户苗寨。这一天可谓一路艰辛。

凯里火车站门口集聚着许多去西江的面包车,这让我觉得从家乡到千户苗寨非常的方便,从金华乘K111火车24小时就能到达苗寨。而我们,因为事先与当地李师傅约好,给他300元钱,让他带我们进入景区(景区门票是每人100元),这样每人可以省下六十多大洋,而他也能得到好处,计划是个双赢的结局,前提是大家得走一段约四十分钟的山路,而且人和行李得分开走(这点在后来的两天中证实李师傅之前说的话是对的)。

按照李师傅的提示,我们下火车后就向他停车的位置走去。暮色中走在凯里的大街上,华灯初上,偶而回头看一下队伍,感觉自己象是个人贩子。

      凯里去西江的路非常好,各路口的指示牌也非常的显眼。一路和李师傅闲聊着,却渐渐的感觉出他的不自信,最有良心的一种猜测是景区近段时间查得太严。 

因为从能查到的资料上看李师傅也是经常走这条路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讲,每天都能带两三个人进去。而今天,他却心血来潮的选择另一条途径进景区,并且一再坚持让我们在景区外住一晚,次日凌晨带大家人与行李一同进入景区。李师傅的话让大家的情绪开始了变化。

到了“干荣”,也就是离景区最近的一个村,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车子突然拐上了一个大陡坡,急弯过后在一个空地里停了下来,然后是另一个男子出来,一番苗语交流后对大家说:收每人五十元带大家进景区,要么在村里住一晚。队伍里有些不是常走山的,体力有些不支,大家各自的情绪有所不同,征求大家的意见后:辛苦点进入景区休息。或许有人会问,黑灯瞎火的陌生地而且还节外生枝的你不怕吗?呵呵,此时,我的体会是,他们是做生意的人,他们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赚钱。何况,此时你不相信他们,那你又能怎么样呢?于是,在那男子的一番精心彩排下,真正的逃票开始了。而精心的彩排的台词在真正的登台后一点也不起作用,两败俱伤的真正原因是那男子实在太弱智。

先是那男子前去和景区保安沟通,回来后按那男子的步骤黑夜中步行3.5公里(出村后就有牌子写着)到达景区,实话说,虽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灰常多的车流灯光时不时将路面照耀得如同白昼。过了那个山路转角,只见景区一片灯火辉煌(景区门口离寨子还有三五公里)。

到了门口,却见门卫正和游客闹着纠纷(一游客出去时没登记又忘带门票存根回来时被拦,游客是公务人员),一门卫过来对那男子说稍等一下后就忙着处理去了,其实这里开始如果我们躲在不为人所见的地方或许我们就能如计划所愿了。而那男子却感觉不出事情的后果,我们更不知所措的在一边看热闹。

负责保安的局长来了,真正的麻烦也到了。那男子仗着自己和局长是发小,是光腚的朋友,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两败俱伤。

我很自然就被推到了前台,而彩排中的台词一句也没用上(我理解成下下人永远不能理解上上人)。那局长一看我然后再看递我身份证的我老婆,直接就免了两张票,他们俩用苗语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只是干堆着笑脸对着局长,到最后免了三个人的门票,而此时,已经大约是晚上十一点了。 

没有人的车进景区果然很容易,我们进入景区后不久,李师傅的车轻松就进来了,大家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

别急,还有后文呢。

李师傅同时又叫了住店老板的车一同出来接我们的,进景区后一路怎么绕都记不清楚了,深更半夜的只是下车后跟在李师傅后面走,然后到了一户人家。

这旅社,从我们后面所经历的价钱来讲绝对是贵的,但30元一个床位单从价格上讲是不能说高的。但条件实在是不能说好,怎么说呢?还是让我来描述一下吧。

因为已经夜深,更由于对当地的情况不了解。所以就按李师傅帮我们选择的旅社住下。其实西江这个地方,再怎么晚都能找到住宿,这是后话。

几乎和所有人一样,一听“吊脚楼”这词都很神往,感觉那是遥远的故事似的,都觉得现在这个时代能住上一晚会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呵呵,回忆肯定是有,但……

说心里话,那晚的房子与第二天住的相比,没有一间是好的。三楼那间略好,因为三楼只有我们这一间房有人居住,除了自己不影响别人外,不用担心别人影响你。

其余六人全部住在二楼。二楼来讲,我的房间比另外两间要好,“虎妞”的房间也是两张床,但门是无法开直的。“莫忘云”的房间更恐怖,大家刚关门休息,就听她们一阵惊叫……第二天早上如是说:一只蟑螂从楼板下掉落,幸亏是掉在脚上,然后是果断的大叫。而我说,若是调个头,岂不正好是掉嘴里了么……哗然大笑

二楼的楼层楼板部分有点斜,至少我的房间是这样。一进门是一股霉味,被褥也是同样,所有的门窗插销都无法正常插到位,所谓的卫生间只是从房间中隔出来非常窄的一部分,空气不流通,撒一泡尿用电扇吹一夜,到早上还是余闻三绕迟迟不肯离去。薄薄的木隔板哪怕是隔壁飞过一只蚊子都能听到,再怎么轻的走动,那楼板依然会是嘎嘎作响,能清晰分辨出几只老鼠从楼上来回闲逛。

临走时,李师傅提出算账,我问算多少,他们还算心平,说按三个逃票成功人数计算。我说今晚大家都没赚到钱,蚀了米却几乎什么也没有得到。“虎妞”第二天说得非常准确:两败俱伤。

一切都不要去想,倒头便睡,醒来就是天亮。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